#在你一年的8760小时里#找个机会告诉山争哥哥 其实索乐图也是一种药

《我不是药神》创造了点映破亿的奇迹,终于出现了一部值得人反思的电影,写出了一个反映真实社会现象的题材。

当大家都在关注药神的原型陆勇时,小编想跟大家聊聊主演谭卓,就是那位饰演跳钢管舞的单亲妈妈。

在从事演员这个职业之间,谭卓是一名播音主持,因为向往自由自在,希望能真实表达的生活方式,而选择了成为一名演员。

在一次话剧巡演中发生了溺水,好好的水在她面前出现了各种不规则的扭曲,然后她就一点呼吸都没有了,非常奇怪。出事的第二天,谭卓打电话给心脏科的朋友询问,被告知可能是得了抑郁症。

之后的几天,去台北工作时,请心脏科和精神科的医生开了一些药,可谭卓持续了2天,就把所有药都停了,因为她不想成为一个被药片控制的人。

谭卓说,我的确相信药物给人带来的帮助和疗效,但是我想,如果上天设计了人类,并把我们的精神至于最顶端,那我们应该相信自己。

亲友的陪伴和鼓励,让谭卓觉得自己的存在因他们而有意义。

于是开始努力健身让自己变得更强壮,刺激已经停止分泌的多巴胺;早睡早起,遵循自然的规律,这一切的改善都让人更明媚。至少后来她有再发作过,也没有再服用任何药物。

Dr. George Brainard曾说过,“光是一种药”。

光能帮助我们调节体内神经传导素的分泌,协调身体的各项机能。其中包括光控制因素和黑暗控制因素,谭卓提到的多巴胺就是光控制因素之一,负责肌肉协调,传递令人愉悦的信息;褪黑素作为被人熟知的黑暗控制因素之一,可帮助我们改善睡眠。

为什么这些人体自身就能分泌的神经传导素会不起作用,甚至需要依靠药物来维持?

因为缺少阳光!

在Dr. Mercola长达数十年的研究指出,身体需要全光谱的光线来优化身体的各项机能。他的研究发现,晒太阳不仅仅局限于补钙,促进VD的吸收。暴露在波长1500的阳光下,可使身体以平衡和有益的方式做出反应。

红光已成功用于治疗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,膝关节骨性关节炎,唇疱疹,甲状腺功能减退,脑损伤后认知功能障碍,橘皮组织,脱发和纤维肌痛;蓝光已成功用于治疗痤疮和抗生素耐药细菌,如MRSA;全光谱白光增加血流量和抗体产生,并减少炎症。

建筑设计师同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自然光不仅在节约能源领域有其潜力,对于居住者的健康也是极为重要的。在建筑中增加自然采光成为一种趋势,方式也多种多样。通过关键光谱的范围来确定产品性能不失为一种好的判别手段。

全太阳波段为250nm-2500nm,如果直接利用,可能需要做好抗UV的措施,并且还要忍受太阳产生的热量。

光学研究发现了两个完全有益的波段:影响人体生理周期的波段400nm-550nm和人类视觉(可见光)波段400nm-700nm。

在此基础上,索乐图的研发人员利用先进的光学技术以及导光管99.7%的超高反射率,不断改进导光管采光系统,使之成为健康照明的理想解决方案。

索乐图光导照明系统传输光谱波段为392nm-780nm,涵盖了影响人体生理周期的波段以及用于照明的可见光波段,使常年待在室内的我们,也能被纯净的阳光治愈!

唔,山争哥哥可能不知道,索乐图也是一种药~!